您的位置: 首页 » 行业资讯 > 正文
取钱时,才发现卡里有足足二十五万,愣了好半会,没想到那么大方
发布时间:2018-03-11    文章来源:行业资讯    编辑:法莎莉小编

坐在真皮沙发上的男人一共九个,谁是冯知深?

余霜一一扫了过去,最后目光定格在了中间那个,衬衫领口敞着,手里持着酒杯小酌了一口的男人,他一声不吭,却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气场,让其他的男人都成了他的背景色。

黎姐凑过去:“冯先生,这些姑娘,您有满意的吗?”

话语,试探又小心翼翼。

“不用,我没兴趣。”男人开口,十足低沉的音色中带着冷意,连眼皮子都没有抬起来,似乎是不想理黎姐。

周围的几个男人不约同屏住呼吸,悄悄去看冯知深。

听圈内的人说,冯知深那方面早在几年前就不行了,哪怕去会所带着其他小姐出去,也没有啥实际行动。

到底是没兴趣

“哎哎,冯先生可能太累了。”有人跳出来缓解气氛,笑道:“我看这些姑娘都可以,来来来,让她们过来吧!”

黎姐顺着台阶下,忙喊姑娘们去招呼客人。

冯知深都说不要人伺候,那些姑娘也怕得罪财神爷,只要另觅好的老板,盼望能多拿点小费,余霜看了冯知深一眼,犹豫不决。

其他姑娘都不过去,如果她靠过去,会不会显得突兀。

想到自己需要很大一笔费用来来解燃眉之急,而从男人这就能轻易能到后,余霜握了握拳,迈开腿走了过去。

只是,她还没走过沙发,手腕就被边上的男人给拉住,要她陪酒,余霜往冯知深那边瞥了一眼,只好勉强笑了笑,偎依在眼镜男怀里。

有了漂亮小姐的加入,包间比刚刚那会还有热闹的,有的客人甚至跟小姐玩起喂酒的游戏,逗的小姐咯咯笑。

唯独冯知深一个人坐在那喝酒,好似跟包间的人格格不入。

等余霜把酒递过来,眼镜男就抓着她的手,喝掉后想喂给她喝,余霜不动声色的躲开,眼镜男立刻怒了:“当了还要立牌坊,是不是?!”

还重重推了余霜一把。

余霜遂不及防,被他推的跌坐在地上,杯子里的酒全洒到一只昂贵的皮鞋上。

“对不起。”她一边道歉,一边拿纸巾擦拭男人皮鞋上的酒渍。

不经意的一瞥,她似乎触及到冯知深深邃的眼睛。

只是一眼,吓得余霜心跳都漏了一拍,忙低头擦着皮鞋,然而,修长指头捏着她的下巴,让她被迫抬起头来。

她看到男人目光紧紧盯在自己脸上,眼中有错愕一滑而过,可也只是短短的一秒,很快又恢复了冷冷的样子,也将她下巴捏的越发紧了。

看到冯知深竟弯腰捏着一个小姐的下巴,这么看人家,慕少愣了愣,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喂喂,冯少你该不会看上人家了吧?”

冯知深嗯了一声。

嗯??

其他几个男人均有些懵逼,还没反应过来,就见冯知深长臂一伸,直接将余霜拽起来搂在自己怀里,“你们先玩着,我带她出去。”

等男人们反映过来,冯知深已经带着人离开包间了。

什么情况,冯先生带着人出去了?

出夜总会后,冯知深就松了手,余霜理了理裙子,亦步亦趋跟着,随着他上了一辆迈巴赫,然后,安静的坐在他旁边。

余霜用余光偷偷去看冯知深。

他,他不是说不要女人陪吗,为什么还要把她带出来?

十分钟后,车子抵达市区一家有名的五星级酒店,余霜心中顿时了然,原来他带自己出来,也不过是......

跟着冯知深进去套房后,余霜换上酒店的拖鞋,顺便替他脱下外套,娇媚的笑着:“先生,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,我去帮你泡壶红茶?”

冯知深扭头看了她一眼,拿着睡袍去浴室。

目送冯知深去浴室后,余霜也暗暗松了一口气,拿水壶去接水烧,小心瞄了眼浴室那边,悄悄从裙子里面的口袋拿出一小包东西。

这是她跟熟人买的药,这三年来,也是因为靠着这个东西,她才能放心大胆的跟着客人出去,还一直保持着清白之身。

余霜拿了一粒放在玻璃杯里。

别看这一粒小小的,药力特别强,只要冯知深出来把这杯有料的红茶喝了,她才趁机和他聊几句,冯知深一定会撑不住的睡过去。

等到要天亮的时候,她再脱了衣服钻到被窝里去,让冯知深以为他跟自己做过,这样她不仅能拿到钱,还能全身而退。

想到能从这男人这拿到大笔费用,余霜不仅勾起唇角。

妈妈你等着,我一定会救你......

只是余霜的笑容还来不及收起,抬头便看见站在浴室门外的冯知深,湿漉漉的黑发上搭着干毛巾,幽冷的眼睛就这样看着她。

余霜被吓了一跳,手中的纸包没拿稳,从指缝掉落下去,纸包里的小药丸全部掉了出来,散落在地上:“先,先生......”

她结巴,竟然不知道要怎么说。

冯知深盯着在捡小药丸的女人,眼底有怒意在翻滚着。

这女人当他不知道这是什么药吗?

如果不愿意,为什么还要跟着他出来,就这么看不起他??

一些陈旧的破碎记忆在脑海里滚动着,让冯知深想起以前的事,迈着长腿大步走过去,直接拽起余霜,

“先,先生.....”余霜不断往后缩,看着冯知深阴沉的脸色,心也跟着突突跳起来:“我先去洗澡吧,我身上很脏的......”

她去洗澡就能拖延一点时间,想办法把小药丸含到嘴里,呆会喂给他。

“不用,我不介意。”冯知深冷冷道,

“对不起先生。”见冯知深来真的,余霜慌忙道歉:“是我一时糊涂,我再也不会这么干了,钱我也不要了,求求您......”

她就是想要钱而已,没想到这一次竟然会失手。

余霜急哭了:“求求先生你放过我吧,我妈妈做手术需要钱,所以我才这么干的。”

“干你们这行的,花样还真多。”冯知深盯着她那张梨花带雨的脸,心里没有起任何波澜,“要钱是么?我会拿给你的。”

“不,求求你......”

下一页!

强烈推荐

“什么!”都柔柔、文永安、卓依、余风等一个个超凡都吃惊看着东伯雪鹰,“他竟然敢这么乱来!”

他们毕竟都是修行着空间奥妙、生命奥妙等各自擅长的,对于水、火、风奥妙都不擅长!所以东伯雪鹰枪法凶猛诡异,他们并没有看出……东伯雪鹰已经将风之奥妙融入到水火奥妙当中了,三者已经完全融合,相辅相成,宛如一体!

“东伯雪鹰,告诉我。”司空阳观主开口了,他依旧脸色冰冷,声音同样冰冷,“你怎么敢这么做的?难道修行的常识,你都不知道?”

“知道。”东伯雪鹰点头。

“修行之路,坎坷艰难,超凡们大多止步于飞天级。能跨入圣级的少之又少!能跨入半神的,更是无比罕见。”司空阳看着东伯雪鹰,声音冰冷,“你天赋悟性极高,年纪轻轻就水火奥妙彼此结合,甚至水火奥妙如此轻松就达到了第二层次!这么下去,百年内都有望掌握水火真意,即便修行慢点,两百年内也必定能成,圣级如探囊取物般容易。”

“超凡圣级高手,有一千五百年寿命,你两百年内必定掌握水火真意!再潜心修行,水火真意继续提升,一千年内是有望跨入半神境的。”

“你前途远大,我夏族也有望再添一名半神!”

“我们都对你充满期待!”司空阳观主眼中闪烁着寒芒,“可是你,都做了些什么!!!你在自毁前程!”

“难道你不知道?修行路,一步踏错,走岔了路,就很难再回头了吗?”司空阳低吼道,他心中有震怒、难以置信、痛心等诸多情绪。

其他的超凡们都在一旁看着。

他们也觉得,东伯雪鹰简直疯了。

“水火奥妙,一直修行下去,将直指‘水火真意’。”司空阳怒道,“可你现在将风之奥妙融入进去,水火风?这三者算什么玩意?你有把握能这条路不是条死路绝路?你虽然年轻,可是将来你发现自己的路走岔了,你以为你还能在回头参悟水火奥妙?”

一张白纸上是最好作画的。

而一张已经画满色彩的纸上,想要再修改却是很难的。

一个道理——

水火奥妙,东伯雪鹰原本修行的很好。

现在将风之奥妙融入进去!且完全融入,浑然一体。

就算东伯雪鹰将来决定放弃‘风之奥妙’,可他无法遗忘!他对天地自然的理解已经到了新的地步,很难退回到原来那一步。对天地的理解,不是说忘掉就能忘掉的!

“我知道。”东伯雪鹰开口道,“可是修行中我发现了,水火奥妙并不完美!”

“那你就转而修行风之奥妙?还融入到其中去?”司空阳反问,“你到底怎么想的?”

他真的不明白。

明明是一个天才怎么会犯这么致命的错误?

修行常识,是薪火宫赠送一些书籍送给每一个超凡的,超凡们都知道的。

“难道你不明白,修行路本来就很难,天地自然也是深不可测!选定一个方向,沿着这个方向前进,这样你成功的希望才更大!”司空阳无法理解,“可你呢?明明水火奥妙这条方向非常明确非常好,你怎么又盯上了风之奥妙,还融入了进去?水火风?整个夏族历史上就没有谁修行这三种奥妙有个大成就的!”

历史为鉴。

按照自己擅长的,选定一个夏族历史上强者们已经成功的某种真意为方向,一步步前进,方向对了,最终成功希望才很大。

如果低头埋头修炼,这也修炼,那也修炼,乱七八糟,或许偶然能出现某个逆天的怪才,可一千个超凡中……恐怕九百九十九个都最终失败。

“你告诉我,你的修行,是什么方向?”司空阳盯着东伯雪鹰,“我夏族历史上那么多先辈,他们悟出那么多真意,你选定的哪一种真意为目标?”

“炼狱骑士解离!”东伯雪鹰忽然道,“天风大帝元山!紫雷帝君姚青田!”

连说三个人。

个个都是历史上了不起的人物。

两个成神,一个更是夏族历史上几乎最强的半神。

“你在胡说什么!”司空阳愤怒喝道,“炼狱骑士解离,掌握的是炼狱真意,是毁灭火焰类真意!而天风大帝元山,当初悟出是天风真意,是风和空间结合的真意。紫雷帝君当初悟出的是‘紫雷真意’,是雷电和生命真意结合。他们三位都是三品真意,而且个个和你完全不同!”

毁灭火焰、风和空间、雷电和生命……

东伯雪鹰却是水火风!

完全不同啊。

“炼狱骑士解离前辈。”东伯雪鹰说道,“他立誓,要焚烧毁灭一切世间邪恶之辈,他追求着极致的毁灭……最终悟出毁灭火焰,乃‘炼狱真意’。”东伯雪鹰说道,“天风大帝,行走天下逍遥自在,他不喜争斗,喜逍遥四方,风自由自在,空间更是无处不在……他悟出了天风真意。紫雷帝君救死扶伤,本是一医者,虽觉醒雷电太古血脉,可依旧以雷电渗透人体救人性命……更掌握出神秘的紫雷真意。”

司空阳看着他,这些他也知道。

夏族历史上成神的一些存在,这些卷宗,大多数超凡都会翻看。解离是超凡生死战最多的,也是据说几乎最强半神,他的卷宗翻看的人也很多。

“你想说什么?”司空阳看着他。

“他们都没有刻意追求任何一种真意!”东伯徐诶杨道,“解离前辈,他从来不知道有毁灭火焰真意!天风大帝也是逍遥自在,从未刻意修炼。紫雷帝君更是一心救死扶伤,在他之前从未有谁能将充满毁灭的雷电和生命结合起来,紫雷真意乃他首创。”

“他们三位都没有刻意追求某一种真意。”

“我也同样!”

东伯雪鹰眼中闪烁着光芒,“我从小,追求的就是枪法的极致!我觉得我枪法过刚易折,于是我悟出了水奥妙。水奥妙和火奥妙结合!我觉得我枪法缺少灵动、变化、层次,于是我就悟出了风之奥妙,融入其中。”

“我从来没刻意追求水火真意!我追求的是……枪法的极致!”

“至于真意?”

“将来能成什么真意,就什么真意!”

“超凡之路,是一条艰难的路,正因为我心中狂热喜爱,所以我能无所畏惧的一路前行!”东伯雪鹰道,“如果让我以水火真意为目标,为了强大而强大?为了修行而修行?我会觉得这样的日子,是一种折磨!”

东伯雪鹰说出了自己所想。

“愚蠢!”

“张狂!”

“自大!”

司空阳真的震怒了,他震怒下散发开的威压笼罩所有人,“你以为你很了不起?仅仅因为心中追求,便不管不顾随意的修行?对,天风大帝逍遥自在随意修行就成了神,紫雷帝君一心救人也成了神!可这样的又有多少?你只看到他们成功的,却没看到更多失败的!而绝大多数强者,成半神的,成神的!都是有了一个方向,而后沿着这方向前进。才能事半功倍!”

“你现在将风之奥妙融入水火奥妙,已经毁掉你自己的道路!”司空阳有些痛心疾首。

这九个中。

他最偏爱东伯雪鹰,因为东伯雪鹰将来是有很大希望成为半神的!四品真意的半神,还是很强大的,将来他都觉得东伯雪鹰有望继承他的位置,成为下一任的水源道观观主。

可现在,那一条‘水火真意’的坦途,已经被东伯雪鹰自己给毁掉了。

他岂能不痛心,不怒?

他比宫愚,还愤怒的多啊!

“晁青老哥力推,让你名列候补元老,让你来到这赤云山世界!”司空阳愤怒痛心,“可你却辜负了晁青老哥的期望!早知你如此愚蠢自大,就不该让你进入赤云山!”

复制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uyer4b.com/qfryg/1070.html

上一篇:西装老配件儿,却是如今绅士的时尚标配
下一篇:什么样的轮胎店叫专业?
北京碧莉姿服装公司专注工装、职业装、工服领域数十年,主营工作服批发、工作服定制、工作服定做、工作服加工、定做工作服、工作服订做,是国内品牌定做工作服厂家、工作服生产厂家。
地址: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中路派诺利文创园A座328